特派員看世界專欄(中央社記者張淑伶上海16日電)在中國大陸的藝術表演廳當服務人員,除了要會領位,還得具備一項才能:快、狠、準地使用雷射筆。

雷射筆一般使用在簡報中,用來指出重點,但當它指向觀眾席上使用手機的人,也可以是一種「無聲的指責」。

去年11月,大陸青年鋼琴家陳薩在上海交響音樂廳舉行鋼琴獨奏會。台上彈得行雲流水,座席上顯然有些聽眾並不聽得渾然忘我,而是默默拿起手機對著陳薩拍或錄了起來。

冷不防,一個紅點射向這手機螢幕,觀眾默默放下手機。隔幾分鐘,又拿起手機,紅點再跟上......。

木屋建造商場攻防戰是無聲的,空氣中迴盪的仍是古典樂。

紐約時報今年3月報導這個大陸劇院獨有的現象小木屋建造公司。一名美國交響樂團的顧問說,他初次看到黑暗中的雷射紅點時,還以為有恐怖分子要來射擊。

不過,以中央社記者的現場體驗,倒是非常佩服這些工作人員,他們的雷射筆穿越一排排觀眾,幾乎在不打擾別人的情況下,準確指向那些玩手機的或想拍攝舞台的螢幕,顯然是經過特別訓練。

有人或許要問,如果不講電話,在劇院中看手機不可以嗎?黑暗中,閃亮的螢幕是一種「無聲的打擾」,惱人程度並不亞於說話吵鬧。一個紅點和一片發亮的螢幕,兩害相權取其輕。

問題的根源,或許是我們生活在一個太愛分享的時代,自以為把握住日式輕鋼構屋每個當下,卻失去每個當下的享受樂趣。

網路及社群網站的普及,讓活動行銷經常借力使力,加深了相關現象的複雜性。在上海文化廣場,一名工作人員告訴中央社記者,有些節目會在開幕前告知,歡迎觀眾拍攝或錄一小段,但是不能直播。

你沒有看錯,歡迎拍照錄影。主辦方希望藉由觀眾在社群網站上的分享做廣告,讓更多人來看表演。這名工作人員說,因此面對有些節目不准拍照攝影時,觀眾會覺得困惑:為什麼不可以?

除了使用手機,大陸觀眾的素質問題還表現在邊看表演邊交談上。

今年6月,英國皇家冰上芭蕾舞團在上海文化廣場演出,票房約有8成。開演前,字幕板寫著:「請不要大聲喧嘩,不要錯過感受滑冰的聲音」,莫非是預知接下來會有喧嘩?

果然,後排約三四名中年婦女,整場演出中經常交談,製造出「悉悉簌簌」的聲音,就算頻頻回頭用眼神警示也沒用。因為有背景音樂,坐遠一點的人聽不到這交談聲,但前後左右可就倒楣了。演出期間,也偶有小孩的喧鬧聲。

和上海朋友談到這個現象,他不盡同意。他認為,越是專門或小眾的表演,吸引到的越是專門的愛好者,素質也很高;而老少咸宜的節目,觀眾水準也可能較為參差。

無論如何,隨著大陸經濟地位的崛起,有越來越多國際頂尖的藝術表演團隊選擇到北京和上海演出,甚至因此減少在其他亞洲城市的演出機會,這是大陸觀眾之福,但是此地觀眾的素質相比於票房表現,還有不少成長空間。1050716


FB7FB1F3CE50623B

    DOLc6R2d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